睽違四年多沒發文(現在都要2016了囧),結果一發就是影迷模式全開的演員資訊整理文章....。
不過Máté Kamarás是近幾年來在我忙翻天的日子裡,
單憑一部音樂劇"伊莉莎白",就讓我維持影迷身分超過三個月的罕見存在。
雖說詳細來說我實在想不通到底是被擊中了哪個點,不過還是來發篇文以茲紀念(啥)
我的熱血通常是根據該演員開啟我影迷開關作品的長度和我趕進度的速度在改變。
而隨著生理年齡的增加(我的心智年齡...大概...嗯,有點悲劇),
壓力指數逐漸也變成影響因子之一囧,壓力越大我就越有可能亂開拓守備範圍。
2010年時拜BBC的"新世紀福爾摩斯"之賜, 我的Benedict Cumberbatch影展慢吞吞地開了將近一年,前後倒也看了他不少有意思的作品。
但到了2015年的現在,我的影迷模式通常只會維持一個多月左右,也沒什麼時間好好回溯演員們過往的作品。
有看是難得,但多半時候不是一忙起來就動力消失就是忘了補充新貨.....。
等到下次壓力高漲的時候,我八成又摔進了別的坑XD

好了,廢話說得差不多了,接下來是推廣演員時必備的生辰八字和履歷表時間,我照例會試著加上資料來源:

姓名:Kamarás Máté Csaba(音近卡瑪拉舒‧馬特,中名Csaba咕狗大神說念恰巴所以就這樣吧),
此君是匈牙利人,匈牙利人的姓名寫法也是姓氏在前名在後。
不過他真正以音樂劇演員的身分紅遍歐陸的契機是在維也納,所以通常名字是照德文習慣寫成Máté Kamarás或是Mate Kamaras。
因為我懶,所以照慣例以下簡稱他為MK。
出生年月日與地點:1976/9/21,生於匈牙利東北部的Miskolc,2010年時成為榮譽市民[1]
身高:181cm (這點我一直有點存疑,不過跟他同時出現在畫面中的演員們我找不到可以拿來當基準的人,但目前我也只看到這個數字,所以姑且就當他有這麼高吧XD)
根據前(大概)經紀公司頁面的說法,應該是金髮藍眼[2]
(不過我個人看起來覺得有點偏綠色,但人類眼珠的顏色並沒有什麼很嚴謹的色譜可以參考,所以就這樣吧囧>)
根據上方那個經紀公司頁面,到2010年為止嗓音都還算是男中音,
不過MK近幾年的高音表現有點慘不忍睹,所以現在是否還算是男中音我也不知道。(這樣寫真的有推廣到這演員嗎...)
15歲時就組了個搖滾樂團當主唱,高中時參加學校劇團演出,演的是悲慘世界的尚萬強,據說反應很好。[1]之後隨即參與了"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的演出。
畢業後就進入了劇團,1996年時拿到獎學金,前往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國家影藝學院進修。
期間也參加了不少戶外戲劇的演出[3]
1997年時則拿到另一個獎學金,跑到倫敦的Elmhurst音樂劇學校進修。[2]
(不過我鍵盤研究了半天,實在找不到這個學校的資料,只找到一個在美國芝加哥同名的學校,
和另一個在倫敦的舞蹈學校,看看也是將近20年前的事情了,大概就是個消失在時光洪流中的存在。)
同一年,MK則拿到了他在匈牙利境外的第一個音樂劇工作,參與羅曼波蘭斯基在維也納所導的"吸血鬼之舞"(Tanz der Vampire)
一開始是以群戲演員的身分演出,偶爾在主要演員缺席時頂替。
不過在1998-2000那兩季裡,他拿下了男主角的兒子,吸血鬼赫伯特的角色。
這個角色我看過兩個版本的片段錄影,都滿好笑的。
赫伯特是"吸血鬼之舞"裡面的一個小角色,在戲裡大概就是亂吃一個到吸血鬼城堡來做研究的年輕學者豆腐的戲份。
這部戲的劇情單看大意非常白爛,蠢到我當初看完介紹後有種浪費了我人生中的15分鐘的感覺XD
不過不管是作曲家、填詞家還是導演都大有來頭,所以大概有什麼我沒領會到的奧妙之處。
首先是第一個版本,以對手戲演員是Aris Sas來看,這應該是1997年左右的表演。
這支影片裡面有很多MK的迷妹觀眾,他一出場就尖叫聲沒停過,因此不建議戴耳機觀賞XD。
赫伯特是那個坐在浴缸上穿著背心的角色,調戲男人十分有一手XD,演得非常三八爆笑。

接下來是另一個版本的側錄,錄製於1999年十月。不穿背心改穿詩人襯衫,沒那麼多觀眾尖叫,不過演得比較正常收斂。

之後他陸續在匈牙利布達佩斯跟奧地利維也納有短期演出,也在1998-2001年時在匈牙利演出了"伊莉莎白"這部戲裡的死神一角。
在那個時候(~2001),奧地利音樂劇製作公司─維也納聯合劇院(Vereinigte Bühnen Wien,通稱VBW)─開始籌備於1992-1997年間在維也納演出時大獲成功的"伊莉莎白"新版,MK便在這時參加了試鏡,也順利拿到了死神這個角色。[4]
同時似乎還參加了火焰之舞在歐洲的巡迴[2]
2002/3年時加入了搖滾樂團X-PACT,一直到2006年脫團為止都是擔任主唱。(此處不同網站對於活動日期有少許出入,我就都列入)[2][4]
以下是我挖到的唯一一支影片

以他的演出風格和嗓音來看,我覺得搖滾樂是很適合他的,不知道最後是什麼原因讓他成了專職音樂劇演員。
2003年是Kamarás作為音樂劇演員的生涯轉捩點。
這一年,VBW策畫的伊莉莎白重排版再度於維也納戲院上演,一路演到了2005;整整唱了五百場[1]
這個版本的死神風格與之前的風格大相逕庭,之前的死神都走冷淡優雅路線(有興趣的請於youtube搜尋Uwe Kröger所演的Elisabeth片段,他早年的嗓音是沒話說的漂亮乾淨。也有非常非常多的死忠歌迷。)
但MK的死神完全是走搖滾路線,不管是唱腔還是演出方式都比原版來的動感強烈,
我在網路上看過很多人批評他的嗓音(說真的稱不上是美聲路線),覺得他的死神根本就是一個過動兒的也是所在多有。
不過對我這個本來就好聽搖滾樂的人來說,根本就電波整個對上啊XD
而且,伊莉莎白這部德語音樂劇在歐陸演了20年,原聲帶發了無數,但唯一一個德語版錄影就錄製於2005年10月,
所以MK的演出反而成了許多非德語區的音樂劇觀眾的伊莉莎白入門,就此一炮而紅。
這部戲同時也是我跳坑的契機,所以劇照是一定要來一張的。

不幸的是水管上MK的05年演出片段幾乎都被抓個精光,
所以我只好拿「MK在維也納演出時似乎花了大量的薪水在維也納甜食市場」的八卦彌補。[4]
2006-2007年間沒有正式的音樂劇演出,2007時倒是跑了幾趟日本,與03-05版伊莉莎白的卡司做了短期演出。
(我在查資料時才發現日本對於邀請這些歐陸音樂劇演員來演出真是積極到不行,真是讓人好生羨慕囧。)
2007-09年時回到布達佩斯,出演匈牙利版伊莉莎白的死神。
國外網友對於匈牙利版常見的評語是「這死神好像剛從頭上被人倒了一桶亮粉」XD
這版的死神衣服跟德語版的比是華麗多多,

這張謝幕照出自MK一個波蘭戲迷bwinter的網誌,他特地在2008年跑到布達佩斯去看MK的表演[5]
2009年時則在布達佩斯再次演了吸血鬼之舞的赫伯特,
期間則平均一年跑個一次日本,以獨唱歌手的身分參加各種音樂會活動。
2010時在維也納上演的露露裡演男配角─開膛手傑克─,我對這角色很有興趣,
但這部戲好像很不紅,只演了不到一年,我也沒看到多少錄影。
演了開膛手還不夠,同一年MK跑到日本,以英德日語演出日本音樂劇Mistuko的男主角,奧匈帝國19世紀時的駐日外交官Heinrich Johann Maria von Coudenhove-Kalergi [1]
不過,我找不到什麼關於這齣戲的介紹,看影片應該是講這個外交官跟日本女性青山光子異國聯姻的故事。
隔年這部戲繼續在東京、大阪與名古屋演出36場,這次是全部以日語演出。

大概是在日本演出的經驗很好,所以,把"伊莉莎白"這部戲日語化行之有年的日本在2012年邀請MK到日本參加東寶劇團的伊莉莎白演出,
跟山口祐一郎和石丸幹二三個人輪流演出死神,搭配寶塚top出身的春野壽美禮和瀬奈じゅん,
全日語演出直到2013一月。
雖然很想吐槽MK一個角色演了十幾年,但對於他有把握到這種在海外演出的機會,作為鍵盤影迷我倒也是樂觀其成XD
而說到這個版本,不得不提的就是日版死神的造型。
西方網友幾乎是一面倒地說這版的死神真是太動漫了,除了讚沒別的好說XD
所以我也從善如流(?)地多找了幾張圖來。
這張好像是劇場天花板的掛軸之一

再來好像是節目單還啥的宣傳照

不過因為我看不懂日文,所以沒怎麼去找觀眾的心得。
但是,我倒是有看到一篇分析得很認真的英文心得,是個在日本待了很多年的美籍寶塚迷寫的,
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其中還有其他的劇照。由此去odorunara.com
當年六月謝幕時的致詞也有觀眾拍下來,看的出來講日文講得很努力XD

同年八月也有宣傳節目,當年跟他在維也納合作的伊莉莎白Maya Hakvoort也有亮相一下,MK的部分開始於8:40。

十月時,因為維也納05年版的部分卡司到日本做伊莉莎白20周年巡迴演出,所以又有另外的宣傳節目片段。
這個節目就有點謎了...前面是普通的京都觀光,但最後在京都某寺廟裡對嘴唱死神的主題曲,不太確定用意在哪XD


12年以後他的官方經紀公司網頁基本上就沒有更新了,德語版的更是從10年以後就沒有動靜。
2013-14好像幾乎沒有正式的音樂劇演出,看到的錄影多半都是地方性的音樂會節目,
比如說日本夏天的One-Heart musical音樂祭,或是維也納新年演出之類的。不過倒是出任了日本和匈牙利間的親善大使,
也在日本發了一張演唱各種音樂劇曲目的CD,Future Documentation Chapter One。
還順便開了個人畫展,大概是家學淵源(忘了在哪看過說他老爸是畫家的說法,但我找不到資料出處)

根據我看到的影片,MK至少在2012年左右高音就唱不太上去了,
他在日本演出死神的時候原本該死神唱的高音部被合唱的皇太子角色拿去唱,而死神反而去唱皇太子的合音部。
我在猜不是菸抽太多就是搖滾樂唱壞了嗓子,不過顯然他本人也有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2014年八月時戒菸了[6],跟一天抽30根菸的日子說再見。
雖說不知道嗓音能恢復到什麼地步,但有試著改善總比沒有好。

MK在2015年五月底開始加入了在德國和奧地利巡迴中伊莉莎白劇組,繼續演唱死神這個角色,
可惜的是,網路上一些流出來的側錄片段實在有點悽慘,(上傳這段影片的用戶不希望外連,所以請移駕水管觀賞由此去)
演員演得意興闌珊,嗓音狀況也不好,戲服的尺寸也很微妙。(這篇文章是真的在推廣MK嗎?)
一開始穿這版本戲服的是個身高將近190cm的德國演員Mark Seibert,2011年起間或演死神演到2015,在MK接手演出前於慕尼黑謝幕。
是個比例非常好,很適合穿長皮衣的長腿男。同樣的戲服穿在腿沒那麼長的Kamarás身上實在是有點哀傷啊。
12月的時候這個劇組移到德國法蘭克福演出,根據MK的臉書專頁看起來明明有重新定裝...
不過目前並沒有看到多少照片流出來,只能希望劇組裁縫別惡搞這位大叔。
在當年維也納重排版的劇組裡,MK是少數還有在頻繁地做音樂劇演出的演員,
其他成員有的重心轉移到影視圈,有的現在基本上只做音樂會演出。
在投身音樂劇演出20年以後還能持續的有戲分吃重的表演機會當然是很好,
但我希望未來Kamarás能有更多樣化的角色,不然死神一唱幾十年,我都替他覺得煩啊囧。

經歷介紹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八卦損人的部分。(忍不住再次捫心自問,這篇真的是在推廣Kamarás嗎....)
老實說我基本上沒查到什麼MK的私人資料,對於這點我歸咎於語言隔閡(或者是其實他是將個人隱私保護得很好的藝人)。
不過我在咕狗上亂翻時倒是碰過滿好笑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咕狗會在你輸入關鍵字後自動跳出它建議的其他關鍵字。
我在輸入Kamarás Máté後,咕狗建議了我一般常見的音樂會、臉書專頁等字串,
然後排名第三個的是一個我不認識的匈牙利字barátnője。
雖然我不知道那什麼意思,不過既然排名第三那應該代表大家都很有興趣吧?
所以我毫不猶豫地點下去了,然後在圖片搜尋那邊出現了一卡車陌生男性的照片但不包含MK本人的照片,
還包括一張布萊德利庫柏的照片。
對這個結果我感到萬分的困惑,所以我去拜了咕狗翻譯,事實證明,barátnője=女朋友
可是......出現的圖幾乎都是男的耶XD,MK你...XD,我是沒差,但其他女性歌迷會傷心的吧XD

維也納時期的Kamarás看得出來身材練得很好,前面貼的吸血鬼之舞的片段有拍到他的手臂線條,
然後我要在這邊支援一張照片

看那個外套再比對下面這支影片就可以確認是2003-2005演出伊莉莎白那段時間的照片(還順便證實似乎是真的很喜歡吃壽司)

嗯,有六塊肌的時代就已經沒什麼腰身了,那到了現在快40歲中年發福時穿女裝活像水桶也是很正常的對吧XD
這張圖是14年時在歐洲一個叫做Made in Japan的音樂會活動上的照片

如果這張還不夠崩壞,請挑戰下面這支影片XD

這是2014年四月時匈牙利一個叫做Závodi Gábor的音樂人(似乎是頗有名氣的製作人跟鍵盤手)的50大壽音樂會,
老實說撇開MK驚悚的女裝,我其實還滿喜歡他在這邊的演出,旋律對我胃口,嗓音的狀況也很穩定(大概音高剛好適合)。

但那件很恐怖的衣服應該是他的沒錯,因為我在別的影片也看過他穿同件洋裝演出,
穿著15公分高的高跟鞋唱洛基恐怖秀裡的甜蜜變裝癖(Sweet Transvestite)那首歌,
這首歌感覺是他的愛曲,youtube上可以看到好幾個版本

一開始挽他出來以防MK摔倒的那個人是當年2005年"伊莉莎白"裡演奧地利皇帝,死神的情敵的 Andrè Bauer XD

單就個人CD發行量來看(目前是三張),MK在音樂劇以外的表現大概稱不上是數一數二,
不過他2005年在"伊莉莎白"裡演出的死神是的的確確讓我印象深刻,非常精采。(有時間的話我希望我能為那部戲發篇心得)
現在的Kamarás大概在嗓音狀況上已經過了巔峰,但作為一個娛樂觀眾的藝人,他還是滿有趣的。
目前他應該沒有獨立的個人網站,經紀團隊基本上是以臉書的專頁在活動。
但MK本人大概是滿活潑的,所以頁面的更新還算頻繁,時不時會有些自拍或是劇場工作的幕後花絮照片貼出來
https://www.facebook.com/matekamarasofficial
一個沒什麼我看得懂的新聞資料的演員我竟然也能寫這麼長........我對我自己的潛能感到訝異!
然後,女裝大叔貼得太多了,作為推廣文我有點問心有愧(?),
來點MK彷彿少年偶像團體成員的照片吧(我檔名寫2008年,但實際年代不可考)

undefin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ndereraw 的頭像
wandereraw

太平洋兩端的雙人日記

chico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