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明日的王樣"裡,身為導演的嶋村曾經這樣說過(當然是大意而不是逐字的對白囧)
好演員可能都有被虐狂,因為為了演出他們必須把自己心底深處
那些無論是想讓人知道的,還是不想讓人接觸的經驗和想法赤裸裸地呈現在觀眾眼前
如果這個說法成立的話,那"戰慄遊戲"的作者─史蒂芬金可能有自虐的傾向XD(下有雷)

保羅‧薛頓是個暢銷作家
以羅曼史小說─苦兒‧雀絲汀系列(Misery Chastain)大紅特紅
不過就像亞瑟柯南道爾爵士一樣,暢銷系列作寫久了總是讓作者厭煩
亞瑟爵士在"最後一案"裡宰掉了福爾摩斯(然後遭到自己的書迷大加撻伐)
保羅在寫了一大堆苦兒相關的作品後,他也幹掉了自己筆下的這個女主角
可是,讀過福爾摩斯的都知道,這個鷹勾鼻神探最後還是在"歸來記"裡重新亮相
然後還繼續活躍了十幾二十年
保羅也有同樣的命運
只不過,他的書迷不是只寄信跟他抱怨苦兒系列的完結而已
他的頭號書迷─安妮‧維克斯直接綁架了這個在科羅拉多州出了車禍且雙腿重傷的作家
將他軟禁在自己的屋子裡,逼著他寫出讓苦兒復活的作品
如果只是被逼稿就算了,商業作家對這種情況應該很習慣
但這個安妮可不是普通的編輯......

雖說原文書名的雙關很不錯(同時點出了苦兒系列和作家本身遭到的折磨)
但"戰慄遊戲"這個翻譯也挺切題的,還跟保羅的OS相輝映
雖說遠流出版社的校對有點陰暗
第三十一頁有漏字、忘了哪頁還有別字(拖鞋變成脫鞋)
還把年表裡的年份弄錯→1969誤植為1996
可是這還是不能阻擋我一口氣看完這本驚悚小說
不是說這變態書迷有多麼吸引人
她的整人手段實在是讓人覺得光看都很難受
(有點像是亞森羅蘋系列的"八大奇案"裡的一個案子─"拿斧頭的女人"的加強版)
只是保羅‧薛頓這個角色真是中肯到一個很精采的境界
雖說碰上安妮可以說是倒了八輩子的楣
不過保羅即使是在生命倍受威脅的軟禁期間
還是保有了他的作家魂─他對寫作的狂熱以及對文字的掌控能力
前者藉由他被安妮逼著寫出來的"苦兒還魂記"來體現
一開始他心不甘情不願,但到後來是他自己寫得無可自拔
苦兒的成品還與主線劇情交錯的出現在這本書裡
(只是在我這個看不到完整苦兒劇情的讀者眼裡看來,
這本被保羅視為苦兒系列最佳作品的小說讀起來還是滿囧的
有種芭樂風的笑點在。所以我認真的懷疑苦兒部份其實是史蒂芬金本人的惡趣味)
再加上保羅那近乎內省式的中肯自我分析
將作家這個職業(或者說有作家個性的人)的可歌可泣之處剖析的一清二楚
保羅‧薛頓=史蒂芬金這條式子便在此處成立

而保羅絕妙的文字使用能力則可從他的心裡話來體會
安妮這個角色喜怒無常,讓受制於她的保羅是活得戰戰兢兢
保羅嘴巴上雖然不太敢造次,但在心裡可是罵翻了
他不但在腦子裡頂嘴,還在獨處的時候提供讀者爆笑(對,真的是爆笑)的嘴賤OS
讓這個籠罩在變態殺人狂陰影下的故事裡擁有短暫的輕鬆

「多麼的生動逼真啊!」在書裡是保羅自己諷刺自己作家習性的必備台詞
但拿來形容史蒂芬金描寫保羅的恐懼時也相當好用
當書迷成了不定時炸彈,而自己又剛好緊挨在這枚炸彈旁邊時那種如履薄冰的不安
逼真到我幾乎覺淂要是我不幸也這麼倒楣
思路大概也會沿著跟保羅一樣的路線奔馳吧,完全不會讓人覺得這角色怎麼行為莫名奇妙
根據導讀,史蒂芬金也碰過爆走型的書迷
我想,保羅的心路歷程可能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金本人的事件感想吧
(再次證明保羅‧薛頓=史蒂芬金這條式子成立無誤)

這本驚悚小說的確夠驚悚
比一些屍體到處堆的小說還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當然這樣說是有些偏頗,畢竟有些屍體很多的作品還有支線劇情在
不像"戰慄遊戲"一樣完全集中火力在描寫保羅與安妮這兩個角色
專注地敘述這棟位於科羅拉多鄉下,幾乎與世隔絕的房子裡發生的一切
讓人忍不住聚精會神地讀下去
即使書裡沒有英雄,只有一個嚇得要死的衰尾小說家
也還是精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ndereraw 的頭像
wandereraw

太平洋兩端的雙人日記

chico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